神奇的马马

一个不务正业的人

FEI的精神病咖啡馆:

《一幅画》


我曾去过一个美术馆,

粉白的墙上俨然挂着一个未上过底色的画布,

点点的油渍和尘土看得出它曾遗忘在某个画室的角落


即便用手去触摸亚麻布,

也未感受到它的过去,


今天,我涂上一层白乳胶,用刮刀抹均匀,

重新唤起它的记忆,

就像不曾被遗忘在角落


FEI的精神病咖啡馆:

《心灵》


我的心灵,

我未曾去打扰过你,

我总是会怕,

怕你一不小心从我灵魂中离开,

也怕你经不起这个世界的磨练,


但我会匿藏你,

也会庆幸有你的存在,

因为有你,

我的生命才不是一副壳囊,


有无数人曾赞美过心灵,

在我的灵魂中,心灵,永远只是夜空的一弯明月,

既照亮着我,又引导着我


FEI的精神病咖啡馆:

《心灵》


我的心灵,

我未曾去打扰过你,

我总是会怕,

怕你一不小心从我灵魂中离开,

也怕你经不起这个世界的磨练,


但我会匿藏你,

也会庆幸有你的存在,

因为有你,

我的生命才不是一副壳囊,


有无数人曾赞美过心灵,

在我的灵魂中,心灵,永远只是夜空的一弯明月,

既照亮着我,又引导着我


blackhole:

ZOLIN7.树先森:

红唇

最近渐渐地喜欢等到深夜一切都安静下来,直到小区广场舞那高亢的音乐声消失,散步的人们都已归家,再没有进出车辆的声响。直到厨房关不紧的滴水声变得清晰,让时间变得可以被一滴滴地听见。这样的时候,拿起那支黑色手绘笔,用鼠标双击PS那个深蓝色的图标,深灰色的面板上新建一空白纸张,选一个默认的笔刷,白底,打开拾色器选黑色,新建一层,然后开始起一张稿子作为睡前的一次练习。每次都是磨磨叽叽地折腾到周末再去润色,不求画的多完整,练习的目的达到便收笔了。

这样的感觉其实挺好的,以一种纯粹练习的心态去试验想表达的东西,尤其是一整天都在以结果为导向的工作状态下能有一次感受过程的机会,多么难得。


厶LOL:

20130523

【朋友】

还用说什么吗!!!

还用说什么吗!!!

不用!!!